烈日“跑男”:脚步留情,每天送件200单

2019-08-06 20:44:31 浙江在线 见习记者 曾志恒 记者 吴佳蔚 编导 孟雪倩 摄像 李琳

  浙江在线杭州8月6日讯(浙江在线见习记者 曾志恒 记者 吴佳蔚 编导 孟雪倩 摄像 李琳)伏天的杭城,晨曦微露,在城市交错的交通“血管”上,一个个身影已开始忙碌。

  来自湖南怀化的滕文兵,今年25岁,是百世快递杭州上城三部的一名普通快递小哥。2016年10月入职以来,他见过西湖绝美的雪景,也经受过“火炉”烈日的炙烤。7月30日,记者跟随滕文兵的步伐,体验了一天送快递的生活。

  早上7时:闷热的快递站内,2小时弯腰不下300次

  早上7时,滕文兵就上工了。第一件事,是要马不停蹄地把送到的快件进行分拣。快递站约三四十平方米大小,满满当当的快递堆到了大门外,6台正在装货的三轮车则将门口堵了个严实。

  一走进去,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在快递站内站了不到10分钟,记者的上衣已经湿透了。再看几个快递员,有的干脆脱去上衣、光膀子干活。和其他同事比起来,满头大汗的滕文兵显得有点羞涩:“感觉脱了不太好。”

  “今天上午有152件快递,算正常水平。”滕文兵估算了下,这些快件从扫描、装车完毕要花费2个小时。来不及多解释,滕文兵又埋头继续扫描和装车了。

  站在快递堆里,滕文兵不停地弯腰又直起,短短2个小时内,他弯腰的次数不低于300次。上午9时,滕文兵终于将一车快递整理完毕。记者摸了一下他的后背,又热又潮,浸透汗水的上衣颜色显得更深了。“夏天送快递,衣服就从来没干过,久了都习惯了。”他一边擦汗一边说。

  上午10时:没电梯老小区里,1小时爬了6栋楼

  出发派送前,记者看到他带上了一小瓶藿香正气水,又套上了防晒袖套。“每天在外面晒至少7个小时,中暑的概率很高。”滕文兵说。

  在他负责的上城区西湖大道和解放路一带,密布着杭城的老社区,义井巷小区就是其中之一。这个没有电梯的老小区,是滕文兵每天花时间最多的地方。

  上午10时,跟着滕文兵来到这个小区的记者看到,小区里每栋楼都是7层,住在这里的大都是中老年人。为了不让这些老人辛苦上下楼,滕文兵更多时候都是选择自己多跑腿。往楼上跑的同时,一手抱快递,一手拨打客户的电话:“您好,快递到了,麻烦开下门,我马上上来。”把快递送到客户手上之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跑下楼,冲向隔壁栋。

  85岁的程爷爷和老伴儿住在义井巷小区某栋的5楼。对于滕文兵,他们满怀着感激之情:“我们年纪大了,上下楼特别不方便。家里有时候买的一些生鲜食品是不能等的,又很重,小滕每次能及时送上门,太感谢他了。”

  老人们的表扬,让滕文兵又有些羞涩:“关爱老人是应该的,他们的每一句‘谢谢’,都让我非常感动,这也是我工作的动力之一。”

  记者跟在滕文兵身后爬上爬下,1个小时下来,总共爬了6栋楼之多。

  中午11时,天气越发炎热。稍微站一会,能感觉地面的热量通过鞋子直冲脚底。在完成了义井巷小区10余单的派送后,滕文兵抽空在路边的小店买了1.5升的大瓶装矿泉水,匆忙喝了一口,把水卡在车座又继续送货了。

  一上午,滕文兵把110件快递送到了客户手中。

  中午12时:无遮无挡的街道上,骄阳曝晒2小时

  中午12时,滕文兵的电动车停在了缸儿巷里的一家名叫”欢腾鱼饭店”的小餐馆门口,这是他每天中午都会来的地方。“基本上每天这个点送货都是到这附近,餐馆价格也很便宜,吃一份盖浇饭十几块钱就够了。”滕文兵推门走进去,很熟络地和老板打了个招呼,3分钟后,两份盖浇饭端到了桌前。因为赶时间,滕文兵专心地大口吃饭,来不及有半句的闲聊。12时20分许,工作又开始了。

  38℃的高温,迎面扑来的是滚滚热浪。汗水沿着脸颊不住地流淌,暑气仿佛钻进全身的每个毛孔,滕文兵的短袖已经不记得湿了几遍,又干了几遍,只看到衣领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白色的汗渍结晶。

  光复路是滕文兵送货路线中的最后一站,也是最热的一站。每天送到这里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下午1时30分左右。经过一上午的曝晒,记者的后颈已经火辣辣地晒红了一大片,滕文兵黝黑的脖子上也已布满汗水。熟练地刹车、拉手刹、双脚还未全部落地,一份快递已经被他拿在了手上,这份快递属于6楼的一个客户,早已习惯爬楼的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跑没了影,记者忙着跟上,爬到4楼时,他已经派送完毕,正在下楼。

  光复路两边是一片低矮的老房子,路上无遮无挡,阳光直直地照射在头顶。我们骑着三轮车,一会送马路东边的一家,一会又送马路西边的一家,在骄阳似火的正午,除了偶尔路过的车辆和行人,只有我们的身影一直在街头徘徊。

  “这条街上网购的人不多,送的次数多了,基本上就几个人经常有快递,一般都是5楼、6楼的几个客户,每次来这里见的,大多数都是他们”,滕文兵笑着说。

  历经3个多小时,派送终于结束。记者问道:“你今天上午不停地爬楼,大概走了多少步?”他拿出手机,点开应用,上面清晰地显示:12939步。

  “待会还有一趟,估计2万步不成问题。”滕文兵说。

  偶然间瞥见车座上的那瓶水,上去一摸,已然是满手的滚烫。看着这近乎满瓶的矿泉水,记者仔细回想上午的点点细节:一上午,他好像只喝了四口水,来不及上一次厕所。

微信图片_20190806103024.jpg

 滕文兵正在派送快递 见习记者 曾志恒 摄

  快递小哥:用脚步丈量城市 用汗水服务百姓生活

  “刚入行时,我常迷路。”对于最初的业务不精,滕文兵记忆犹新,“同样的量,别的快递员下午5时就派完下班了,我可能要到晚上9时才能派完”。

  面对挫折,他没有气馁。找不到路,他就一遍一遍地走,晚上休息的时候,一个人按着手机地图导航,反复实地确认,光运动鞋就磨坏了好几双……如今,他对杭州的大街小巷已是了然于心,用他的话说,“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怎么走了”。三年来,滕文兵靠着双脚,跑出了3万多公里的服务之路,与辖区不少街坊邻居成为“不定期见面”的好朋友。

  100个电商企业面向的或许是100万个消费者,而在这些消费者背后,就有成千上万个“滕文兵”默默挥汗付出。

微信图片_20190806103018.jpg

  滕文兵派件途中汗流如注 见习记者 曾志恒 摄

  近年来,浙江互联网经济发展处于全国的“第一梯队”。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浙江省快递业务量达101亿件,占全国快递业务量的近五分之一。作为中国民营快递业的发源地,快递业已成为浙江经济社会发展新动能的一张“金名片”。目前,浙江快递业务量居全国第二,快递从业人员30余万,其中约一半为快递小哥。

  谈及对城市发展的贡献,滕文兵答得低调:“我是一个平凡的人,踏踏实实干好这一行,多给大家的生活增添点便捷,我就满足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图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