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原创新闻 > 全媒体播报 正文
金东出击 ——来自金东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报告
2020年06月30日 17:36:09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古兰月
【摘要】 阵地就是这样,无处不在!

  浙江在线6月30日讯(古兰月)鼠年春节渐行渐近,金东区的大街小巷变得热闹起来,整个城市洋溢着节日的祥和。

  此时,距离金华市1300多公里的武汉暴发了新冠疫情,死亡人数、感染人数、疑似病例直线攀升!

  山雨欲来风满楼。

  时钟在滴答行走,距离新年的钟声敲响不足4小时,金东区人民政府办公大楼灯火通明。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作为金华市区的东大门——金东,压力倍增。如何守城、防御、应对、阻击,金东没有现成经验,只有背水一战的信心与决心!

  时间就是效率,时间就是生命。金东区迅速成立以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为双指挥长的疫情防控指挥部,各乡镇(街道)同步成立指挥部,严阵以待,亮剑出击,打响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

  夜幕下的1号令

  大年三十凌晨2点,万家灯火早已熄灭,金东已经入睡。而区政府大楼一直醒着,灯火通明。

  这时,金华市疾控中心传来了消息:金东辖区发现输入1例疑似病例!虽然随着疫情的蔓延,大家早已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当威胁降临身边的时候,区政府督查室主任李焱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连轴多日的工作,和压在电脑里的1号令是时候发出了。

  点击“发送”的那一刻,李焱的手是颤抖的,他知道,1号令一旦发出,就意味着金东的疫情防控阻击战正式打响!

  几分钟之后,金东公安分局:收到!

  金东区卫健局:收到!

  12个镇乡街道:收到!

  ……

  在疫情暴发初期,“坏消息”接踵而来。随着周边城区的封城和武汉市民的外流,金东区防疫形势愈发严峻,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就是神经中枢,有条不紊地下达着各类作战指令。

  当农历年最后的太阳绽放出第一缕光芒,金东区各级已“战疫组织”全员到岗,没有人知道这场战役的胜与败,也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此时,箭在弦上,唯有冲锋,才能守住心中的“城”。

  筑起抗疫的“钢铁长城”

  指挥部人员马不停蹄地奔走在金东的各个角落,尽管他们减少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但比起防疫工作的繁重任务来说,他们如沙粒般渺小。

  眼前,缺人是最棘手也是最现实的问题。

  “指挥部,高速口车流量太大,我们的人已经超负荷工作了!”交通局向指挥部请求增援。

  “指挥部,金东区没有综合性医院,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卫健局向指挥部提出要求。

  短短4天时间,指挥部的电话成了热线电话。各级领导24小时坚守岗位。

  人手不够?指挥部马上成立7个专项工作组,传递指挥部号令,处理解决防疫工作中遇到的突发问题,各司其职,协同作战。

  没有综合性医院?前有武汉雷神山、火神山,后有方舱医院。为了做到防范于未然,指挥部调动全区力量,发动民营医院加入疫情防控的战疫中。

  恩泽医院是一所民营医院,也是金东区第一个集中隔离点。院长方恒接到指挥部指令的时候,他的老父亲还躺在ICU,大年初一不幸离世。指令一到,他从悲伤中坚强抽身,第一时间调配人手,配合指挥部工作,腾空医院。24小时后,恩泽医院成为金东区第一所符合要求的隔离医院,这为后续隔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和经验。与此同时,12个街道也建立起自行隔离点14个。

  此时的指挥部在内防扩散、外防输入的同时,将关口前移,严把金东区5个高速口和一个高铁南站,加派人手,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严防死守金华东大门!

  大年初一,金东区5个高速进出口实行24小时双向管控措施。

  1月30日,加派人手,增加金华火车南站的防控力量,严格落实体温筛查、环境消毒等疫情防控措施,严防输入性疫情的发生。

  2月1日,金东区对3个高速出口进行管控,严格进行防疫检测。同一时间,在金义快速路傅村镇后祖村口和330国道岭下镇包村口设防疫检查点,对重点地区来金东人员进行防疫检测。

  ……

  严防不等于封区。为了保障百姓生活所需和城市供应,金东区开启特事特办模式,除持证车辆和保障物资运输车辆外,其他车辆入区都要得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疫情防控组批准,短短几天,疫情防控组组长、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程浩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

  金东的安危关乎每个人。南站同样是高危卡口,邵文莲是雅芳埠的村妇女主任。疫情开始,她主动请缨加入到防疫“娘子军”,丈夫心疼已过中年的妻子,反复劝阻,妻子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夫妻俩在家中争吵不休,最后丈夫放出狠话:“你不要命了吗?你有考虑过家人的感受吗?如果你今天敢走出这个家门,就永远别回来”。

  话音刚落,邵文莲摔门而出,将“临时家”安在了工作岗位上。时间一天天地过,来不及与家人再解释,她每天早早上岗,测温、登记、巡查,忙不完的工作占据了她所有的时间,几天过去了,随着越来越多的像妻子一样的人出现,丈夫渐渐理解了妻子的苦衷,也明白了他口中的自私其实是妻子心底的无私。在某个深夜,丈夫辗转床榻,拿起手机,将“老伴儿,注意安全,等你回家”的微信发了出去,收到微信的邵文莲,悄悄摘下口罩,擦掉了眼角的热泪。

  从“扫楼”到“扫码”

  工作的难点往往都在繁琐的细节之上。面对金东不断涌入的人群,面对2个街道、8个镇、1个乡、1个办事处的管辖范围,如何做到防而不漏?如何做到底数清晰?指挥部在统筹考虑和科学分析后,决定开展全区“扫楼行动”。

  2月3日,指挥部下达19号令,要求全区深入开展“扫楼”清零行动。摸清金东区的防疫现状,是无比庞大的工程,在没有高科技手段的前提下,传统的方法最为奏效。

  一纸令下,356名基层专职网格工作人员,1.1万名党员、志愿者组成了金东区拉网大排查的超强阵容。

  “扫楼员”是个强大的组织,组成人员有公安、交通、疾控中心、街道、网格员等各部门工作人员,对于整个金东区来说,他们只是防控工程的一砖一瓦。如何用人力扫遍全区?除了科学有序的辖区分片和无死角、无遗留的统筹分配,还要依靠疾控、卫生、公安等专业人员的配合与支持。

  杜文仙是东孝街道的基层干部,2020年春节一过,她就退休了。可是疫情来得突然,她的退休手续被搁置了。按常理来说,她可以“躲”在家中等待疫情过去,复工复产后顺理成章地回家颐养天年。但身为老党员的她,面对疫情没有“躲”,而是“冲”,她主动请“战”,成为了扫楼大军的一员。她戴着最普通的口罩,每天排摸村里各个返乡人员的情况,为百姓普及防控知识,分级分类做信息登记上报工作、做好重点地区返金人员的居家隔离工作。

  2月5日,是她的55岁生日。儿媳妇看到婆婆每天在外奔波、风险很高,便四处托人高价买来50个口罩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杜文仙拿到特殊的礼物后,二话没说就捐给了湖林桥的村民们。因为她知道,疫情面前没有谁能独善其身,群众也需要口罩。

  用扫楼员的汗水和勇气清扫出来的数据,成为了公安系统大数据平台的强有力补充,正是有了一万余人逐家逐户的排查与摸底,1月底,区公安分局建立起疫情防控大数据平台。2月初,成功启用“四色预警”。

  金东区公安局的机房里,荧灯闪烁。从扫楼到扫码,这背后,又是怎样的努力和付出。

  隔离不“隔心”

  像很多城市一样,受疫情影响,金东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对于东孝街道的纪工委书记马超来说,2月5日夜是终身难忘的一个夜晚。

  晚上9点,一阵电话打破黑夜的宁静。指挥部发出号令,要求将重点人员全部集中隔离。

  命令从指挥部发出,几乎没有拖延就得到了积极响应。东孝街道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立刻组织、分头行动、有效落实,连夜展开了一场与时间赛跑、与疫情抗争的集中行动。

  为了严格落实“集中硬隔离+居家硬管控”措施,除恩泽医院隔离点外,东孝街道指挥部迅速联系辖区内各个宾馆,新增比亚时尚宾馆、晓明大酒店、通洲宾馆3个集中隔离点,22时全部腾空完成,并进行了全面消杀。

  气氛紧张、时间紧迫、消息密不透风,没有造成市民的恐慌和阻挠。区指挥部内除了值班人员,其他工作组成员几乎全部投入到这场“午夜行动”中。

  防护服、护目镜、防护手套、消杀用品......公安、卫健、疾控、行政执法等部门干部在统一指挥的号令下,穿破午夜的黑暗,直奔三色隔离人员!

  当居家隔离人员被突然到访的工作人员唤醒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惊慌和抗拒,但经过各行动小组认真的讲解和耐心劝导后,大部分人还是能够理解、配合这次行动。

  2月5日23时30分,橙色人员全部隔离到位。

  2月6日3时20分,5个组向指挥部报告全部完成隔离。

  然而,即将大功告成之时,马超组出现了意外情况。

  午夜刚过,马超组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说明来意后,门内的年轻女性反应非常激烈,她丝毫不听工作人员劝导,坚决地将工作组拒之门外。当时,已是凌晨2点多,工作组怕打扰周围邻居休息,没有动用非常规手段,他们只能不停打电话,小声敲门。此时的马超格外冷静,他没有急躁,耐心地趴在门缝处一遍又一遍地向里边的人传话,他知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只有诚恳、只有让里面的人信任自己。

  屋内寂静一片。

  马超依旧不停地劝导和告诫,门终于打开了,但女主人不允许工作组进入。原来,家中有个1岁多的婴儿正在睡觉,保护孩子是母亲的本能,马超对她说:“我们能理解您的心情,但集中隔离是防疫工作的需要,也是对百姓的保护,我们不打扰孩子的休息,我们就在楼下,孩子什么时候醒,您什么时候跟我们走?”这一刻,年轻的母亲不知是被他感动还是内心有所触动,默默地点头。

  就这样,工作组在楼下一等就等到了东方露出了鱼肚白。4个小时后,婴儿醒了。马超和他的同事蹑手蹑脚的进入到房间,成功将最后一户人家转移至集中隔离所。

  “我们没病,为什么要隔离?”

  “隔离我们,有文件吗,拿来看看。”

  “我是探亲的,能不能让我们先走。”

  1月27日,正月初三晚上,听说方山村要整村隔离,全村炸锅了,村委会变成了一座“围城”。

  整村隔离不是小题大做,而是形势所迫,面对未知的危险、人命关天的大事,方山村顶住压力,毅然“封村”。

  村里的百姓将村委会围堵得水泄不通,老百姓要说法。

  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公开”。公开疫情的严重程度,公开14天隔离的重要意义,公开指挥部的统一部署和后续打算,消除恐惧,争取群众的理解。

  村支书拿出从指挥部下达的大数据,用高音喇叭喊话:“乡亲们,1月17日,38岁的方某从武汉返回咱们村,1月25日(年初一)也就是前三天,方某有发热现象,到金华市中心医院检查;1月26日被确定为疑似病例;1月27日,被确认为新冠肺炎患者。区指挥部摸排了方某的行踪和密切接触者,发现咱们村有6户14人与他接触过。我们现在必须将大家‘硬隔离’,隔离不是害大家,是保护大家,也保护更多的人……”

  抗议的人群先是沉默,然后惊讶万分。令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短短3天时间,区里的领导们就能排查得如此精细,有理有据的资料和数据明明白白地呈现给大家,为的就是要将村民保护起来。

  村民被安抚了,警惕也提高了。村子一改前几日的热闹和喧嚣,大家都待在家里,出门戴好防护口罩。

  1月26日晚上,方山村通往外面的3个路口实行封闭。27日上午,村里的主路口设立了卡口,支起了一顶帐篷和一座移动板房。板房内是镇里的驻村党员,而简单的帐篷和移动板房就成了守护方山村的第一、第二道关口。

  整村隔离后,村民日常生活就不像以前那样便利,全村1153人的吃喝成了最大的问题。

  村支部委员池鉴打来电话主动请缨,承担了整个村庄的蔬菜和物品购买任务。每天,池鉴第一件事就是去卡口拿采购单,哪家需要啥,什么东西从哪里买,他了然于心。村里有即将高考的学生,他几经周折帮她打印复习资料;有襁褓中的婴儿和生病的老人,池鉴想办法保证他们的餐食和药物。

  生活需求得到了保障,村民不安的情绪也开始平静下来。

  14天整村隔离,外界对方山村已经是闻“疫”色变,但看着指挥部的领导几次前往该村,靠前指挥,问寒问暖,穿梭在寒风中,方山村的百姓心里越来越踏实。

  2月9日上午,方山村宣布解除隔离,1153人零感染。

  与方山村一样,被整村隔离的还有曹宅镇上留庄。

  那天夜里,冷风冷雨。区指挥部传来号令,上留庄全村封闭管理,只留一个出入卡口。因为,1月21日,来自江西的庄某前往住在曹宅镇的哥哥家过年。2月4日返回江西后,夫妇二人核酸检测均为阳性,上庄山村的哥哥也出现了咳嗽、发热等症状。

  村民得知消息后,开始不安和焦躁。此时,指挥部要做的就是发挥党员力量,发挥驻村干部的力量,稳定民心,同步抗疫。

  2月8日,村临时党支部成立,党员们第一时间投身抗疫,走访了解、排查密切接触对象,宣传防疫知识,发放口罩,稳定村民情绪,设立管理卡口……

  2月20日,村里最后一名密切接触者结束了为期14天的隔离,下午2时30分,王某作为金华市目前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中年龄最大的患者,康复出院。

  曹宅镇上留庄解除封闭。

  永不断线的“电波”

  金东区疫情形势一日日好转,区指挥部从一级响应时的一天一次会,到二级响应时的一周一次会。

  3月,大数据平台传来消息:德国留学生张某将从德国前往北京,但他的户籍所在地却是金东区。消息一出,立即引起滨江社区网格员高梦思的高度警惕。

  高梦思第一时间拨通跨国电话。电话那头,张某明确表示自己身体状况正常,这次回国是去北京实习。这是一面之词,不足以信任。有着“扫楼”经验的高梦思立即将情况逐级上报区指挥部,指挥部马上安排公安系统配合排查。在得到张某父母和留学院校的基本信息后,高梦思拨通电话,再次确认。

  张某的父母在回答关于儿子的路线和状况时,总是言语闪烁,含糊其辞。此时的高梦思高度警惕,在“扫楼”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问题,留学生及其家属不大配合,张某的父母显然故意在瞒着什么。

  3月21日,张某踏上回国之路,“穷追不舍”的高梦思还在追查张某的行动轨迹。谁知,张某在北京没有事先安排好住址,首都机场要求他回户籍地隔离。高梦思和他联系对接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即确认他回来的航班和时间,第一时间回传指挥部,指挥部马上启动应急响应。在张某从北京飞至杭州萧山机场的途中,连夜关注他的动向,在杭州大雨导致航空管制,飞机在福州机场降落时,高梦思耐心安慰、不厌其烦告知种种注意事项。3月22日凌晨,到达萧山机场后,张某立即被金华市统一安排的大巴接回,由金东区指挥部派车在3月22日早上6时送到东孝街道通洲宾馆集中隔离点。

  经核酸检测,张某是一名无症状感染者。

  抗疫“父子兵”

  今年60岁的曹建文,是金华市公安局金东分局曹宅派出所民警,干民警已经33年了。2020年1月,来势汹汹的疫情几乎和他退休的时限同时到来,还未脱掉警服的他,毅然套上防护服,冲向了防疫一线。

  疫情前线人手吃紧,曹建文主动请缨到最危险最艰苦的地方。当时上庄村疫情形势严峻,他第一个向所领导申请到卡口值班。亲朋好友听说他要进村防疫,好心劝他:“老曹啊,还有一个星期就退休的人啦,你歇歇吧。”

  曹建文却笑呵呵地说:“我都60了,够本了,看看那些孩子,刚20多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年轻同事心疼他,排班的时候偷偷少给他排了几个。老曹知道了,笑着说:“嫌我老了还是嫌我干不动了?你们能干的我也能干,不比你们年轻人差。”

  距离退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老曹每天按时到岗,到了下班时候,他还是不舍得走。

  老曹说:“若不是这场疫情,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么爱这份工作。”但令老曹欣慰的是,在即将退休之际,儿子曹云(白龙桥派出所民警)接过了自己未完成的使命。从春节开始,他们父子各守一方,连过年都没见面。

  老曹说:“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我要给儿子做个榜样。”

  在疫情最初的阶段,1月22日,从区指挥部传来消息,近期将有5540名武汉人前往金华,在大数据平台还不完善的情况下,金东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专班,一家一户排查走访,一边走访一边安抚百姓。

  金东公安分局政治部主任刘东说:“当时金东区的医疗防疫物资非常紧缺,我们不能给指挥部出难题,没有办法,迷茫、困难、害怕也得上,我们只有单薄的口罩,在高速口,每一次排查都是风险,但庆幸的是,我们都挺过来了。”

  2月10日,天气预报说金东区未来5天有寒潮来袭。看着天气预报,金东区赤松派出所所长何元有些着急。连日来,他们设棚、设卡驻守辖区。初春的金华依旧寒风刺骨,他知道,这时候,任何人不能因为身体原因倒下,不能掉队。于是,他联系义乌工厂的老板,想为兄弟们搭建一个临时的避寒棚。

  协调厂家,量尺下料,垫付费用,连夜搭棚……终于,赶在寒潮来临之前,何元为大家搭起了“暖心棚”。

  后记

  疫情,瞬息万变。

  在这场全区动员、全员参与的阻击战中,金东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科学指挥、高效调度,每一个部门都在各自领域坚守着、战斗着。这里有以指挥部为家、坚守岗位的指挥部领导小组成员;有连续数日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专项工作组成员;有白天驻守卡口,夜晚巡逻街道的公安民警;有将生死置之度外,无畏“逆行”的医务工作者;有坚持战疫,主动取消休假的“卫健老兵”;有推迟退休还有顺延婚期的网格员……

  那么,指挥部到底在哪?

  在办公楼彻夜长明的灯光里,在高速口24小时驻守的临时帐篷里,在不断变化的大数据平台里,在街道、村镇时时响起的广播里,在一次次突然行动的号令,在一万多名扫楼员火热的胸膛里!

  阵地就是这样,无处不在!

责任编辑: 张艺萌

标签: 金东区;指挥部;疫情防控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即时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金东出击 ——来自金东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报告